迷了路的桀子昔昔昔

对ky辣鸡脾气十分暴躁!!!Lof铁虫/可能会产出/有点话废

爱人是只傲娇的孔雀

ooc是我的。
双向暗恋注意#

堂堂澜州第一美人,南羽都的羽皇,风天逸,陷入了成人礼之后的第一大难题中---求偶。

该怎么委婉的表现出,皇叔,我想和你交尾呢???

唉,风天逸托着腮,苦恼的把玩着手里的皮鞭。一杯酒接着一杯。

若是雪飞霜看见了,又该嘲笑他了,幼稚。若是本郡主喜欢的人,就算是用强的也要抢到手。

对呀!风天逸恍然大悟,拍桌而起,他风天逸想要得到的东西,就没有得不到的。

可是这个人偏偏是南羽都得摄政王,他的皇叔啊…

此刻的羽皇,就像一只气嘟嘟的小鸟。

"陛下,摄政王来了"门外的人宣到

风天逸风流含情的眸子委婉一转,"请皇叔进来吧。"

那人着一身暗紫色的华服,勾勒出细长的腰身,一步一步铿锵有力的像敲打在他的心尖上似的。

羽皇大人风天逸只觉得呼吸一滞,半晌才喃喃一声"皇叔……"

这一声倒叫的风刃浑身一颤,有些疑惑的抚摸上风天逸的额头"陛下可是身体不适?"

风天逸略带幽怨的睨了风刃一眼

"陛下刚刚喝了酒?"风刃眉头一蹙,闻到了浓重的酒味,想要将手移开。

而风天逸眼疾手快的将自己滚烫的脸贴人手心中,反复摩挲"皇叔…我好热。"

风刃心头一颤,觉得自己的掌心触碰的肌肤吹弹可破,又像火焰一般灼烧着自己,那人湛蓝色的眸子水雾朦胧上了一层欲望般的深蓝,正无辜又不知所措的望着自己。

风刃的喉结艰难的滚动一下。自己居然有点克制不住重要吻上那颜色糜丽的薄唇,尝尝那到底是如何美味的琼瑶。

而此刻风天逸的狼爪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摸上了肖像已久的腰肢,在风刃还没反应过来,天旋地转之间,已经将猎物压到了身下。

薄薄的带着酒气的呼吸扑打在风刃黑了的一张俊脸上,他想要使劲推开,却发现自己熬出来的一只鹰,力气已如此之大。

"陛下。"风刃的声音已有些干哑。

"嗯?"风天逸凑近了邪邪的笑,并不打算放手。

"荒唐。胡闹。"风刃咬牙切齿的用年长者的口气指责道,面容不改色,耳根却染上了绯红的颜色。

"皇叔,我喜欢你。"

"……!"

"我想和你交……咳咳"风天逸似乎清醒了一点,不过那眸子含情脉脉,倒不像在开玩笑,"皇叔问我,在飞翔和你之间会选谁。可我就算是失去双翼也不愿失去皇叔。皇叔、你明白吗?"

"胡闹。向来男欢女爱就不是……唔!"风刃瞪大了双眸,风天逸轻含住风刃的耳垂,贴着耳发鬓角
,声音暧昧至极丝丝扣入耳中,"皇叔接着说呀,我觉得皇叔倒不如自己的身体诚实。"

"放、放手"隐忍沙哑的声音逐渐被布料摩擦的声音
掩盖过去。

被发冠束着的长发杂乱无章的披散在床榻之上,人影重叠纠缠在一起。

"天逸……。等、等一下"风刃显然只有在动情的时刻才会这样叫他。

"皇叔如此羞怯,莫非是怪本皇伺候的还不够卖力?"
风天逸一边说着些下流的话,一边挺腰重重埋进人体内深处。

"呃、啊…"风刃只觉得脑袋昏沉沉,自己孤独高傲了几十年的形象此溃不成军。

只能听见枕边人深情婉转的述说着"皇叔,我……喜欢你……"

风卷帷帐,屋内一片旖旎,只有细微压抑的呻吟和粗重的喘息此起彼伏。

第二天一大早。

自己便因喝假酒被皇叔罚跪抄天则一千遍。

"知道错了?"

"是是是,侄儿知道错了"我以后还敢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东纶 意难平

     意难平
有一些我可能记得比较模糊或者记错了不要介意#

别上升真人,少许有虚构。

1.
凌晨五点,被钢琴声吵醒。
疲惫的身影逐渐寻着声音而来,"亚纶,你怎么起这么早。"汪东城打着哈欠问道
"今天要赶早班去日本...我睡不着,还有,把衣服穿好了!"
汪东城无所谓的将胳膊肘抵在钢琴上漫不经心的问道"你在弹什么呢?"
"Romeo and Juliet"
"哦...当我没问"
"白痴..."炎亚纶噗呲笑出声,"之前他们总说我手不够修长,不适合弹钢琴。可是我向他们证明我做到了"
汪东城眸子一转,直接抓过人手仔细打量,炎亚纶一脸惊讶的看着他,耳畔只听得到他调侃道,"这明明就是传说中的甜不辣小手啊~"
炎亚纶直接脸涨的通红,拳头急切的呼过去,"你在说什么啊"
汪东城卒。

2.
"你们这是情侣装吧。"辰亦儒火眼晶晶调侃
"哎呦,真的哎,我俩怎么穿错了?"汪东城接过话题。
炎亚纶满头问号,挑了好久的衣服哪里穿错了???
辰亦儒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笑了。
吴尊表示那里有好吃的,你们都愣着干嘛。

3.某个采访上,炎亚纶故意将手放在他腿上,被拂去,就像小孩子斗气一样再放上去,明争暗斗的直到被人好气又好笑的握在了手里。
对着镜头露出小天使般的笑容。
4.
炎亚纶的占有欲有点强,强到连唐禹哲都默默表示你这是怕我横刀夺爱吗。

5.
炎亚纶在日本的粉丝见面会上,跟着粉丝大喊"jiro.i love you~半分玩笑半分真,连他自己都分不清。
6
"去哪里?"
"哇,我现在什么事都要先跟你汇报吗"
"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过生日"他第一次赤裸裸的表达自己的愤怒。

7.
传绯闻的时候,发酒疯,死赖在汪东城的身上,嘟嘟囔囔道我怎么可能出柜呢,对吧?

8.
他记得自己曾在汪东城的梵高之旅的自传扉页留下了一句话,绘画是他情绪的出口。
他好像记得,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就不是很好了,汪的画里有花有草有许多的朋友,但是没有他。
就像是刻意把他从生活中抹去了一样。

颁奖礼,他和汪东城之间隔了一个吴尊,台上的冷笑话,只有他俩发现了相同的笑点,汪东城的转过头笑着跟他对视了一秒,又尴尬的扭过头,他一个人又笑了好久,原来他们是这么的有默契。

人若不能相爱,便唯有互相伤害,方可在那个人的心中留下些痕迹吧...



  
   

东纶/

时间线虚构和一些剧情是混乱...因为记不得了啊
对于东纶或者纶东啊,是真的爱过,希望他们各自安好。
真相是假。
       ---世间情动,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,碎冰碰壁当啷响。

         FLH组建时期,小纶排舞,腿受伤,排练舞蹈的时候都由W悉心照顾。
     我从小就很迟处女座的亏唉,什么比如?似乎没想到会被问这个问题,小纶愣了一下,唇间的笑意开始泛滥
当然是我们的W先生。
"你又Q我"一边苦恼着调弄取暖器一边听着今天采访节目的W先生忍不住想翻白眼。
  "你快点,现在很冷哎,都怪你带这个什么取暖器,现在整个房间的取暖系统都瘫痪了。"缩被窝的小纶不满嘟囔着将枕头朝人砸过去。
   反手接住的W无奈的笑了笑,继续手里的技术活"啊...不行了,去他们房间凑合吧。"
  "不行。"
  "为什么?"
  "我困了,不想动"
   "...那你就冻死吧"
  "你过来。我们可以说说悄悄话。以后对那些记者,不可以再那么傻了。"
   "哈?说那个为你爬上树摘椰子的猴子其实是我?"
  "噗---"被窝里发出了沉闷的笑声。
  实在冷到发抖的铁血男儿最终钻进了被窝,小纶转过去憋笑的身体止不住颤抖。
"笑什么,快给我睡觉"
   第二天,无意外的迟到了...
   采访现场,气氛十分火热。
    儒麻麻带着绅士般的笑容调侃道,"我依旧还记得那场男男戏"
  哇--众人随声迎合到,现场来一段!来一段!
  "哇?你们认真的吗。"W露出难以理解的笑容。
   唐雨哲的神色逐渐变得复杂,两人对视一眼,默默无语。

   这么一提,小纶仿佛来了兴致,他白皙的手指流畅的转动着笔头,歪过头去看W,脸上明明挂着意味深长又纯真的小天使笑容,又似夹杂着少许说不清的邪魅和诱惑,那是赤裸裸期待又在邀请的目光,W和他对视,完全沉浸在对方的笑容中,那瞬间天雷勾地火,W心头一颤,呆滞了几秒后,就模糊不清的说了声嗯。
   真是世事难测啊...

 

    当被问道觉得娱乐圈哪个女人最性感时,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大W思考片刻抢答到"安吉莉娜朱莉,因为她的嘴唇特别性感"
   "哦~~"
   炎亚纶暗暗的瞟了几眼W.其实他的目光一直都在寻找着W,只是从来没有像此刻如此专注。

后来在另一个节目采访中,炎亚纶公开表示W的嘴唇也很性感,就像男版的安吉莉娜。

 

   "你现在腿好了,却越来越赖着我了"W没头没尾的说了句。
   一旁挑选明天队服的小纶指尖开始泛白。
"手给我。"W说
   "又干嘛啊"小纶不耐烦的回答,他将队服随手一扔到床上,整个脸色都黑了。
  见到这样的情况,W只好服输讨好道"我就想说,明天演唱会,我们的钢琴和吉他还合奏吗"W又开始没头没尾的找话题。
  "不合"
  "..."
   小纶气冲冲的走出去把门一关。
   W缓缓张开手掌,那里有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,里面正安安静静躺着一个他挑了好久的蓝色左耳钉。
  
  在粉丝面前,他们有说有笑,互相吐槽对方,突然有人问道,请问今年为什么和唐雨哲一起过生日。
   W爽朗笑说,"因为我们生日接近嘛,就正好一起..."
  身边炎亚纶,就和之前一样转过头,只是那脸上是转瞬即逝的生气...不满不耐烦的情绪就挂在脸上。
   W顿时哑口无言。
  喂...太明显了吧。身边的另外两个人默默内心吐槽到。
  随后新闻就开始传言两人不合。